体育百科

广告

华夏银行募资300亿补血 定增价格与股价倒挂严重

2018-09-26 09:41:50 本文行家:小老虎琪琪

最近,华夏银行抛出的定增方案被广泛议论。9月18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定向发行股票不超过25.65亿股,募资不超过292.36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根据测算,本次定增发行价格底价或为11.40元。截至9月21日收盘,华夏银行股价为8.03元,市净率约为0.66,是A股上市银行中股价破净最严重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该行每股净资产为12.18元,去年年底每股

  最近,华夏银行抛出的定增方案被广泛议论。

  9月18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定向发行股票不超过25.65亿股,募资不超过292.36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

  根据测算,本次定增发行价格底价或为11.40元。截至9月21日收盘,华夏银行股价为8.03元,市净率约为0.66,是A股上市银行中股价破净最严重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该行每股净资产为12.18元,去年年底每股净资产为11.50%。定增价格与股价出现倒挂的情况,且溢价幅度较大。

  “这种情况在此前银行定增的案例中并不多见,但股东愿意以这个价格参与定增,说明已经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也认可这个价格。这个也和股东的性质有关系。”广州一位不便具名的私募基金投资总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高溢价定增

  根据方案,华夏银行将发行价格定为,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普通股股票交易均价的90%与发行前公司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

  “也就是说,华夏银行定增的价格并不是取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而是与最近一期未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相比,取价格高。上半年银行股表现普遍不理想,很多银行股都破净了,所以会出现定增溢价幅度较大的现象。”上述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银行股往后表现不理想,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常见。

  “倒挂情况一般有两种,华夏银行市净率破1,如果按照净资产确定定增价格,就倒挂了;另一个是按照基准日前20天的90%定价,如果这只股票一直处于下跌趋势中,那么定增价格也可能会高于现价。”上述私募基金人士分析。

  对于华夏银行定增高溢价的情况,9月20日,普华永道中国北方区金融业审计主管合伙人朱宇告诉记者,银行业个股普遍“破净”,银行在盈利方面的表现还是不错,这个高溢价也说明了市场认可。

  据了解,此次定增由三家国资背景的大股东全额认购,分别是首钢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首钢集团”)、国网英大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网英大”)和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京投公司”)。

  本次定增后,华夏银行将迎来京投公司这一新股东。目前京投公司不持有华夏银行股份,但本次发行完成后,经计算京投公司持股比例将达到8.50%,成为该行第四大股东。

  资料显示,京投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由北京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出资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资产总额达到4830亿元,净资产达到1917亿元。

  非公开发行完成后,华夏银行股东持股顺序将发生改变,首钢集团的持股比例将保持在20.28%,仍为第一大股东;国网英大的持股比例将增至19.99%,取代人保财险而成为第二大股东;人保财险的持股比例将为16.66%,为第三大股东。

  华夏银行称,本次发行前后该行均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因此本次发行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改变。值得注意的是,首钢集团和京投公司的实控人均为北京市国资委,两者合计持股的比例接近30%。

  华泰证券(15.150, -0.26, -1.69%)分析认为,北京市国资委加大对于华夏银行的支持力度,有利于华夏银行推动京津冀一体化的协同发展战略,受股东背景利好,华夏银行有望分享地区基建投资提速红利。

  不良率攀升

  华夏银行为什么选择在股价低迷时定增?原因在于,该行面临补充资本的巨大压力。

  截至上半年,华夏银行合并口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06%、9.09%和11.9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上市银行的平均水平。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这两年,华夏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呈下滑态势,持续补充资本的压力明显。华夏银行曾于2016年3月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集资金200亿元。

  华夏银行表示,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地通过外源性融资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无法满足业务正常发展的需要。有券商研究报告认为,动态测算下预计可以提高2019年底的核心一级、一级和总资本充足率1.4个百分点至 10.12%、11.06%和14.11%,资本补充压力明显减轻。

  申万宏源(4.510, -0.02, -0.44%)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华夏银行资本补充问题讨论已久,本次定增属于靴子落地,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华夏银行资本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此次定增属于补充前期资本缺口,并不意味着新一轮银行“定增潮”。

  从数据上看,华夏银行资产质量方面面临的压力较大,需要补充更多的资本金应对风险,并且支持业务扩张。资产质量方面,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272.06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6.0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77%,比上年末上升0.01个百分点。从近两年的数据看,该行的不良率在攀升。

  另外,该行的不良贷款认定较为宽松,上半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比率为198.7%,环比年初提升7.8个百分点,目前处于行业最高水平。“在不良贷款率连续五年上升的同时,拨备覆盖率也逐渐下降,2018年二季度末为158.5%,环比下降0.6个百分点,逼近监管红线,未来风险抵补能力有待增强。”平安证券分析师刘志平表示。

  该行在半年报中提到,不良率上升主要受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市场需求下降、问题贷款处置周期较长等因素影响。该行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采矿业,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皆略有上升,分别为4.99%、3.81%、3.51%。

  不良贷款地区分布中,华北及东北地区不良贷款率为2.16%,较上年末上升 0.28个百分点,华南及华中、华东、西部地区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7%、1.42%和1.37%。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